始祖鸟母公司IPO,但安踏想赚钱还得等等

资讯快报6个月前发布 kazi
63 0 0

“中产三件套”火了,始祖鸟真的要上市了。1月8日,北京商报记者获悉,始祖鸟母公司亚玛芬体育申请在纽交所上市,断断续续传了快两年的独立上市计划终于落地。虽然大火的“中产三件套”亚玛芬占了两席,但持续亏损的现状并没有改变,安踏想要通过亚玛芬赚钱还得等等。不过,相比赚钱,安踏似乎更在意亚玛芬能不能推动安踏走向国际市场。

资本互相妥协?

从当初的“不就市场传闻发表评论”到如今公开消息上市,亚玛芬独立上市的计划终于落地。1月8日,北京商报记者获悉,亚玛芬已申请普通股在纽交所上市,股票代码为“as”,拟发行的股票数量和价格范围尚未确定。高盛有限责任公司、美国银行证券、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担任联席承销商。

就相关上市问题,安踏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:“以招股书和港股公告为准。”

亚玛芬是一家成立于1950年的芬兰体育用品公司,此前曾于1977年在赫尔辛基交易所上市。不过在2019年被安踏体育、方源资本、anamered investments及腾讯组成的投资者财团以46亿欧元收购之后由安踏集团主导发展。

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曾表示,在过去30年的发展中,收购亚玛芬等户外运动品牌是重大战略决策之一。

事实上,在安踏收购的五年中,亚玛芬的发展颇为亮眼。尤其是近两年大火的“中产三件套”,亚玛芬旗下品牌占据两席,而始祖鸟的冲锋衣、萨洛蒙的运动鞋也让亚玛芬在中国市场成为炙手可热的运动品牌。

根据亚玛芬披露的财报数据,2020—2022年,亚玛芬体育收入分别为24.46亿美元、30.67亿美元、35.49亿美元,总收入超90亿美元,2021年和2022年营收同比增幅分别为25.39%和15.72%。相比较收购之前,亚玛芬集团2017年和2018年两年营收增长率分别只有4%和7%。

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表示:“推动亚玛芬体育上市于安踏而言有一定优势,亚玛芬旗下各品牌分属不同的体育细分领域,滑雪、马拉松、网球等都属于新兴体育项目,也备受关注。如果企业成功上市,获得更多资金,有望做大整个业务盘。”

在资深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看来,亚玛芬独立上市对于安踏而言肯定是利好的,对于当下的国内国际市场形势而言,分开经营分开上市自然风险大大降低,不然安踏的资金压力不小,特别是全球化的亚玛芬在收购之后业绩与发展并没有达到预期目标,从当前市值来看亚玛芬急吼吼上市也是无可奈何,不排除是资本相互妥协的结果。

据了解,此次亚玛芬ipo目标是筹集超10亿美元(约合71亿元人民币),上市后公司估值可能高达100亿美元。而这10亿美元也将主要用来偿还控股股东债务。根据公开数据,截至2023年9月30日,亚玛芬最大一笔负债来自关联方贷款,40多亿美元,绝大部分来自控股股东,也就是安踏集团牵头成立的投资者财团。

国际化比赚钱重要?

事实上,亚玛芬远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样风光。

在安踏收购的五年时间里,亚玛芬的亏损现状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。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业绩数据,2020—2022年,亚玛芬净亏损分别为2.37亿美元、1.26亿美元、2.53亿美元。2023年前三季度,亏损1.139亿美元,较上年同期的亏损进一步扩大。

程伟雄表示,安踏目前看起来发展得很好,但如果不能让亚玛芬走上盈利道路,亚玛芬对于安踏就是一个大包袱,有随时爆雷的挑战。

虽然亚玛芬拥有定位高端的始祖鸟、萨洛蒙等品牌,但从毛利率来看,并没有达到高端甚至奢侈品牌的溢价。招股书数据显示,2020—2022年,亚玛芬整体毛利率从47%扩大至49.7%。截至2023年前三季度,其毛利率也才增长至52.2%。再看斐乐,其毛利率多年维持在65%,安踏整体的毛利率也基本保持在60%以上。

程伟雄表示,从毛利率来看,亚玛芬旗下品牌众多,各品牌收入差异很大,投入与产出不成正比,也就是说表面看起来很华丽,实际上亚玛芬全球内部运营能力欠佳,这个毛利和国内大众品牌也差不多,难达到高端甚至奢侈品牌的溢价。

显然,安踏想要依靠亚玛芬赚钱还为时尚早。

不过对于安踏而言,相比较赚钱,依靠亚玛芬在国际市场的影响力走出去似乎更重要。

2021年,安踏发布了新十年战略,将“单聚焦、多品牌、全渠道”战略升级为“单聚焦、多品牌、全球化”。这一年,安踏营收规模超越阿迪达斯中国。对于安踏而言,走出去和阿迪达斯等国际品牌一较高下的心愿也越来越强烈。

2023年,安踏发布未来三年发展规划并表示,未来三年,亚玛芬集团将继续强化中国、北美、欧洲三大市场,推进五个“10亿欧元”战略,核心品牌在各自细分领域建立全球领先地位。目前,安踏集团与亚玛芬集团已形成“双轮驱动”的全球化战略布局。

也就是说,亚玛芬承载的并非盈利这一单一目标,更承载了安踏想要走出去的桥梁作用。

其实,在更早,安踏就在为全球化的发展打基础,频繁收购外资品牌只是第一步。2009年,安踏收购fila中国大陆市场特许经营权及港澳地区特许经营权;2015年,安踏收购了位于俄罗斯以及东欧市场的运动休闲品牌sprandi(斯潘迪);2016年,安踏收购了迪桑特在中国区独家经营、产品设计、销售及分销的业务;2017年,安踏收购高端户外品牌可隆;2019年,安踏收购亚玛芬体育集团,将始祖鸟、萨洛蒙等知名品牌收入麾下。

程伟雄表示,亚玛芬单独上市也是安踏的国际化考量,安踏在国内的多品牌矩阵足够做好中国市场业务,但亚玛芬在全球市场的发展并不顺利,故而才有安踏携带资本吃下亚玛芬,但如何更好消化亚玛芬则直接关系到安踏全球化的进展。
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